末璃

萬物皆可萌的最佳體現,非常雜食。也有在ao3 po文,大家可以去看看喲。

這個是我:
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Eggspelliarmus/pseuds/Eggspelliarmus

除了最近萌的降魔的馬石,主要在歐美圈打滾
怪產吃的有溫暖組和家長組,也有萌HP德哈,GGAD,Merlin 的亞梅,star trek艦長大副宇宙夫夫,les mis的er
如果有Sherlock或者 doctor who (最近才開始追,從11開始)的同好,歡迎勾搭:)))

素衣白衫的熊君😫骨子裡滲出石敢當的靈氣
是回憶啊😫居然就這樣過了一年
好懷念降魔的,好懷念這樣的他們

硬是要把那一句,和小馬有大戰演繹為chuang 戰(#
然後我一個眼花把下面那句你們兩個有沒有感情線理解成小馬和豪仔有沒有感情線,才在感嘆啊小編你根本自己人,才發現啊不,我看錯了
是和啤啤有沒有感情線......幸好,沒有
那麼是和誰有感情線呢,難道是小......😏
我對編劇有信心相信沒有了馬石還會有馬豪
不過啊,我還是喜歡石敢當😫把我的精靈還給我,嗚嗚
我不要小精靈化灰了,隨便哪個化灰也好,我就是不要小精靈化灰QwQ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我不要😫
把石敢當還給我😫😫😫😫😫😫😫
我要乖巧的小精靈啦😫😫😫😫

[降魔的/馬石]聖誕奇蹟

- 聽到這首歌之後突然想寫,所以不顧明天的兩個考試了(喂
- 有空會續寫,會貼合聖誕主題,這只是我隨便敲出來的(然而我很忙所以...... 大概12月會清閒起來
-我也覺得這鬼東西是聖誕奇蹟

*

紅色的士的車頭燈亮著,在無人寂靜的街道上緩緩駛過。馬季瞄了瞄倒後鏡,正準備泊車,卻突然驚覺一抹白色在眼前閃過。他飛快地剎停了車子,扭頭一看,卻失去了那一抹素色的身影。

他搖頭輕嘆。石敢當早已不在了,他卻還在妄想。

他今天過得很痛苦,白天接了幾個混賬客人,第一個白領小姐坐在車裡脫了襪子翹起二郎腿剪腳指甲,第二轉的客人是媽媽和幼稚園生左右歲數的小孩,生病的孩子吐得滿車廂都是。

他大概需要,一個奇蹟。

路上閃映著聖誕燈飾,火樹銀花,美麗而璀璨。

他從沒相信過聖誕奇蹟,但他希望,這年能夠有一個聖誕奇蹟迎接他。

既然石敢當的消失已經是事實,不能改變的事實,他不應該再為過去蹉跎,需要展望的是未來。

他猶豫了半秒,把車子泊在路邊,鬆開了安全帶,踏出了車廂。

石敢當的消失何其突然,他們來不及約定再見。沒有約定過時間、約定過地點,但他知道,只要他繼續嘗試,總有一次,石敢當會出現在自己面前的......

吧?

馬季清了清喉嚨,熟悉的名字從唇邊吐出:
“石敢當!石敢當!石敢當!”

他的聲音劃破了黑夜的平靜,然後歸於虛無。他愣在原地,露出淡淡的苦笑,嘲笑自己的傻。

馬季轉身離去,拉開車門,一屁股坐在駕駛座上,準備離去歸家。

“小馬。” 他聽到後座傳來熟悉輕柔的聲線,抬頭看見倒後鏡映出一抹素衣白衫,臉上綻開了笑靨。

總把今生無憾的歌詞當成石敢當對小馬的獨白QAQ
你是我的運什麼的,虐死了QAQ

【明鈞】聖馬石中英文幼稚園(2)

-就突如其來的part 2,洗澡洗著洗著突然想寫
-幼稚園AU
-真實參照我家可愛學生萌寶寶們的日常,很好老師現在有力氣爬去上班了(嗯?
-醋王馬x萌萌鈞

++++++

1.

鴻鈞和明仔總是形影不離,老師發現這樣的現象,早已維持了整個學期了。

「鈞鈞,明仔是你的最好朋友嗎?」 老師問道。

鴻鈞搖搖頭,說:「不。」 

老師有點疑惑,摸不著頭腦為何明仔居然覺得這個孩子並不是自己的最好朋友,明明兩人的關係,是多麼的密切啊。

「他是我的男朋友!」 鴻鈞天真無邪地咧嘴一笑,「我長大後要和他結婚哦!」 

2.

「明仔是你的男朋友,那你有女朋友嗎?」 老師趁著鴻鈞在吃點心的時候問道。

「有喔。」 鴻鈞笑道。

「那,她是誰啊?」 老師掃視著附近幾個玩得不亦樂乎的小女生,思索誰會是鴻鈞的小女友。

「我的女朋友是老師你啊!」 

老師哈哈大笑,某個小男生拉住了老師的手叫她去看自己的畫作,引開了她的注意力,可老師的眼角餘光似乎見到明仔跑過來牽著了鴻鈞的手,牽得很緊。

3.

「老師再見!」 鴻鈞興奮地放開本來牽著明仔的手,踮起腳尖環抱著蹲在地上的老師,在對方的臉上輕輕一吻,「最喜歡老師了!」 

老師不太懂為什麼接著的那一個星期明仔總是對自己不理不睬,整天向著自己擺出一副臭面,然後還要抱著鴻鈞不放。

4.

「老師你知道嗎,爸爸媽媽帶我去旅行喔。」 鴻鈞說道。

「是嗎?去哪裡啊?」 

「去冰島還有英國,鏗鏗和他的爸爸媽媽也會一起去。」 

「鏗鏗?」 老師並沒有聽過這個名字。

「是我朋友,不過他是念別的幼稚園。」 鴻鈞回答道。

「哦,是這樣啊。」 老師蹲下來,捏了捏鴻鈞的臉,「鈞鈞去旅行可不可以帶上老師,老師可以躲在行李箱裏,到了之後鈞鈞才把我放出來。」 

「不可以啊,老師這麼重,會超重的。」 

老師無言,只好苦笑。

「不過我會帶上明仔。」 鴻鈞說道,「不然他會生氣的,說我只和鏗鏗玩不理他了。」 

++++++

後記

很短的一篇我知道啊啊啊不過暫時就只有這些
還有我最近發現學生們(幼稚園生)懂得唱到此一遊wwwww
還真的有個小妹妹說我是她的女友(遮臉
那個妹妹還真的說不可以帶我去旅行,不是怕超重這是我杜撰的,而是怕我會在行李箱悶死wwwwwww哈哈哈好可愛www
呃上文的老師不是我,大家可以幻想是降魔的裡面的晶晶媽媽做老師什麼的,幻想自己是老師也可以,隨你開心就好了

【鏗鈞】 過界

 -我們超級冷,來一發超短篇
-喜歡的話請留個言按個讚什麼的讓我知道大家還存在(?
-albert 鄰座同學學生AU

°

Hubert的小學鄰座同學總喜歡玩一種越了界東西便歸他的遊戲,因此他對於這樣(有點無聊)的玩意並不陌生,令他意想不到的,卻是開始這樣玩的那個人居然是學校的高材生、領袖生Alfred。

他們是高中生。

還差幾年便成年的那種。

--大抵其他人也想不到對方居然有這樣無聊調皮的一面吧。Hubert搖頭嘆息,卻按耐不住嘴角的上翹。

他托腮盯住桌上的書本,右手一揮想撿圓珠筆抄寫筆記,卻不慎把筆掃了過鄰座Alfred的桌上。

「我的。」Alfred撕了張便條貼,寫了自己的名字便貼在筆上。Hubert撇了撇嘴,伸手想要拿回,指尖觸及筆之際卻被對方拿遠了。

Alfred看著自己搖搖頭,露出了玩心大發的笑容。

Hubert 伸手從筆袋拿了一支別的圓珠筆,抄錄著黑板上的筆記,抄著抄著不慎把教科書推過了些。

 「越界了。」Alfred把寫有自己潦草名字的便利貼貼到書本上,湊在Hubert耳邊低語:「以後這本書是我的。」

他一拉,書本便從Hubert的桌上移到自己的桌上。Hubert氣得大眼瞪小眼,伸手去搶回去,整個人也爬過去Alfred的那邊。

Hubert用力一搶,Alfred卻在此時鬆手,讓他差點重心不穩往後一摔。他疑惑地向鄰座的高材生投向一眼,卻發現對方撕下了一張新的,寫有自己名字的便利貼。

他把便利貼黏在幾乎整個人附了在自己桌上的Hubert額上,道:「這也是我的。」

Hubert在校園裏遊走了一整天,一直不懂為何其他學生總看著自己偷笑。

直至他回家脫去校服上衣才發現背部的那張“Property of Alfred. Do not touch."便利貼才明瞭。

【降魔的/馬石】口袋石敢當(1)

-謝謝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的梗
-因為出國了所以qq甚麼的都沒看對不起,只是在坐車的時間偷時間敲這篇出來

小馬睜開了眼,他昨天回家之後太累了,所以連衣服也沒有換、窗簾也來不及拉好便躺床昏睡過去,因此他是被透過窗戶曬進來的刺眼陽光喚醒的。他有點疑惑地環顧四周,暗自奇怪為何那隻千年石頭居然沒有一大清早便吵醒自己--那傢夥可是堅持早睡早起身體好的皎皎者--卻沒有在房間發現他的身影。

小馬撓撓頭,踏著人字拖便推開房門走去客廳,媽媽也不見蹤影,不知道是仍未起床還是早早便出了門,他坐在餐桌前想倒杯水喝,眼角餘光卻瞄到神台上那巨型的神石似乎不見了。

他的心頭一緊,驚慌得立即站起來,不慎把椅子撞到跌落地上發出巨響,走近前去仔細看看,卻發現神石不是消失了,而是縮小了。

神石變得只有小馬的一隻手指頭的大小,再粗心一點便大概會看不見的模樣。

如果神石縮小了,那麼石敢當大概也......

小馬最後在浴缸隔壁發現奄奄一息的、只有他的中指長度那麼高的小石敢當,猜想他大概是想要泡澡補充體力卻爬不進去。

他小心翼翼地抓起石敢當放在掌心,拿了個漱口杯裝了半滿的溫水便把小精靈放進去,靜靜地等著對方轉醒。他並不知道石敢當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才會落得如斯田地,只好等他醒來才問問。

石敢當醒來之後,小馬大概知道是他不慎中了甚麼小妖的惡作劇邪術--『還說是石敢當石精靈呢,連小妖也打不過』小馬恥笑道,卻被滿臉通紅的石敢當瞪了一眼,對方推說是小妖趁自己分神之際才會成功下手--總之嘛,這個邪術說強不強,說弱不弱,反正石敢當保持迷你狀態也不會怎麼傷害他的身體的,只好讓他繼續保持這個狀態,等幾個星期之後自然會散去變回正常。

趁著石敢當還在杯子裏動彈不得,小馬壞心眼地用指尖摸了摸小精靈的頭髮,惹來對方的強烈不滿。

既然石敢當要保持這個狀態一段時間,小馬只好出門替他買點東西。幸好石敢當本來便能隱身不讓其他人看見,所以小馬特意挑了一件胸前有個小口袋的汗衫,喚他坐在裡面乖乖的不要亂動,一人一靈便高高興興地出門了。

灣仔太原街。

小馬幾經辛苦找了個車位,嘀咕了幾句停車費怎麼這麼貴便伸出手,讓本來坐在方向盤前的石敢當爬上自己的手。石敢當有點笨拙的動作讓小馬的手心癢癢的,確認對方坐穩之後便緩緩把手放到胸前,用另一手當作踏板讓石敢當爬進口袋裡去。

他帶著在口袋坐得不太安分,總是動來動去的石敢當轉進了第一間玩具店,惡趣味的挑了一包粉嫩的洋娃娃家具,假裝是在用免提裝置聊電話以免被人當成瘋子,和石敢當搭話。石敢當對那粉嫩的家具沒說甚麼,大概是不太懂人類對於顏色的性別定型,但當小馬抓起一套滿是蕾絲,有點像莉莉身上那套粉色洋裝之際他表示強烈的反對。

小馬有點無趣地放下洋裝,拿起了一套給男娃娃的西裝套組放到胸前給石敢當看,精靈終於滿意地點點頭。

「也要內褲嗎?」小馬問道,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包蕾絲女裝娃娃內褲,胸口被石敢當狠狠地踢了一下。

「變態!」

小馬看著這樣的石敢當笑得開懷。

石敢當看著小馬臉上可惡的笑容更是憤怒,連續錘了人類的胸口好多遍,不過體型變小了的石精靈怎麼的用力對小馬而言也是抓癢一般的力度,像女孩子一樣的粉拳傷不了他分毫,只讓他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買好了適合石敢當現在體型的家具,小馬開始一天的工作,石敢當坐在方向盤的前面看風景,有時候靜靜地觀察小馬和客人的互動。

車子在高速公路上走,這個時分沒甚麼太多其他的車子,所以小馬駕車駕得比起平時還要快一點,突然一輛私家車突然切線到了小馬的的士前,嚇得他連忙踏下剎車,毫無防備的石敢當被突然的剎車突然拋前,在撞上玻璃前及時被人類接住。

小馬把石敢當捧在掌心,確認小精靈毫髮無損,搖下車窗便對著那魯莽切線的司機大叫,內容混雜著各種器官和祖宗十八代,罵飽罵足才滿意關上車窗。

人類脫下安全帶,把小精靈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再扣好安全帶。

「坐這裡比較安全。」他說道。

石敢當乖巧地依在小馬的腹前,抬頭瞄了瞄人類專心駕駛的臉龐,翻了個身側躺在小馬溫暖的身上。

經過一天的折騰,石敢當的體力也消耗得差不多全沒了,小馬把車子泊好之後,小心翼翼地撿起在自己大腿上睡得正甜的小精靈,把他捧在掌心回家去。

人類掏出今天新買的洋娃娃家具,把浴缸注滿了溫水,石敢當正在自己胸前的口袋探頭張望。小馬走出客廳,拿起了變小的神石,怎麼一個手滑便把神石摔到在地上,圓鼓鼓的石頭滾啊滾,滾進了沙發底。石敢當在他的口袋坐得好端端的,卻露出了頭昏腦脹的表情,小馬有點驚慌,知道自己不慎傷到小精靈了,連忙跪下來想去伸手把石頭抓出來,摸了好一會兒才碰到了神石。神石的表面被小馬掏出來之後佈滿了塵埃,人類看著石頭皺了皺眉,輕輕吹了口氣去撥走塵埃。

他沒有注意到口袋裏的石敢當害羞得臉紅耳赤的模樣。

石精靈首次在泡澡的時候把小馬趕了出浴室,說要自己靜靜地泡,不要聽人類的廢話,小馬一頭霧水地離開了浴室,不懂為何這性情溫潤的小精靈為何突然這麼抗拒自己看見他泡澡。

泡澡之後的石敢當被小馬帶回了房間,放在床頭五斗櫃上的玩具床上。小馬躺在隔壁的床上,很快便沉沉睡去。小精靈確保人類真的熟睡了之後便偷偷跳下床,在五斗櫃的邊緣爬下去,無聲地落在小馬的枕邊。他手腳並用,有點勉強地爬上小馬的枕頭,走到熟睡的人類隔壁,在他的臉頰上落下輕輕一吻。

他就這樣靜靜地站著,看著人類的呼吸慢慢平緩,再緩緩爬回去自己的床上。

TBC

其實我一直在想如果石敢當坐在小馬的大腿和他一起扣安全帶那麼不正坐在他的oo上嗎,要是石敢當動來動去小小馬起了反應便好笑了wwww(喂

還有幾章,被這個梗嚴重打到了

【鏗鈞/明鈞】熊君

-獸耳、獸尾賣萌
-謝謝  @想吃熊肉的花兒繪  的主意

請勿轉出去請勿上升真人謝謝


沒有車不過我怕麻煩所以請走這裡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44/sh/7404eefa-b329-4d32-927d-579967a43151/5018211f457b53b6ed92b7d12aac11f0


有點寂寞QAQ喜歡的話請留個言按個讚什麽的讓我知道